基于“五轮模型”的农业绿色化分析初探

2019-11-26 编辑:Traveler 来源:《未来与发展》2019年第11期
基于“五轮模型”的农业绿色化分析初探
 
曾海燕   燕楠   邓心安
 
摘 要:“五轮模型”是生物经济与农业发展相结合的由生物质涉农企业实践“第一次飞跃”归纳而来的新模型。采用比较研究法和案例分析法,研究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的异同点,对芬欧汇川(UPM)进行农业绿色化因素分析。研究及分析表明: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具有可比性,由此为五轮模型的应用提供了借鉴与启发;运用五轮模型分析生物质涉农企业,能够揭示该企业的绿色比较优势与绿色化水平;通过“第二次飞跃”,将五轮模型发展成为某一生物质涉农企业乃至某一区域农业的绿色化分析框架,对于农业绿色化分析及其指标体系的构建具有探索与实证意义。在此基础上,讨论并综合提出“生物经济是农业经济更高层次上的回归”新论点。
关键词:五轮模型;农业绿色化;生物经济;钻石模型;芬欧汇川
 
Initial Study on Analyses of the Greenization of Agriculture Based on the Five-wheel Model

ZENG Haiyan   YAN Nan   DENG Xin’an 
 
Abstract: The Five-wheel Model is a new model that combines bioeconomy with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which is derived from the “first leap” in the cognitive process by the induction to biomass & agriculture-related corporations. Using comparative study and case analysis, this paper studies the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Five-wheel Model and the Diamond Model, and analyses the factors of the greenization of Agriculture in UPM Corporation. The study and analysis show that the Five-wheel Model is comparable with the Diamond Model, thus the comparability provides reference and revelation for the application of the Five-wheel Model. Using the Five-wheel Model to analyze biomass & agriculture-related corporations can reveal their green comparative advantages and levels of greenization. The “second leap” in the cognitive process develops the Five-wheel Model into a green analysis framework for a biomass & agriculture-related corporation or even a regional agriculture, which has explorative and empirical significances for the analyse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index system of the greenization of agriculture. Thus, the new argument “bioeconomy is a higher level return to agricultural economy” is discussed and put forward synthetically.
Keywords: Five-wheel Model; greenization of agriculture; bioeconomy; Diamond Model; UPM
 
 
1 引言
        绿色化是一个与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或数字化、农业现代化相对应的新概念[1,2]。农业绿色化是指农业发展由过去以追求产量为主或量质并重、高化石资源投入,向以追求高品质为主、更加注重环境可持续的绿色方向转变的过程。生物经济(BE)是利用可再生生物资源(生物质)生产食品、饲料、能源、纤维、健康医疗以及其他工业产品和服务的经济活动,是一个与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信息经济相对应的综合经济形态[3]
        生物经济与农业发展相互结合,促使农业向生物质(biomass)创新开发与智慧、循环利用方向拓展以及系列农业新业态产生,进而导致农业拓展与易相发展的“五轮模型”应时而生[4]。如同基于工业经济的产业集群–钻石模型(以下简称“钻石模型”)[5],五轮模型同样由对产业的实证归纳得来。如果说,五轮模型及其农业易相发展理论属于“三农”问题研究的理论化“最后一公里”[6],相当于“三农”研究从实践到理论升华的“第一次飞跃”,那么,五轮模型能否作为基于生物经济及其时代背景下农业绿色化分析工具——就如同钻石模型作为基于工业经济时代背景下产业集群分析工具一样?成为农业绿色转型以及“三农”研究理论化“第二次飞跃”的关键问题。
        为此,采用比较研究法和案例分析法,对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进行综合对比,并以芬欧汇川(UPM)企业为例,运用五轮模型的分析功能[4]作绿色化的相关因素分析,以便从理论回到实践、迈向“三农”理论化“第二次飞跃”,从而推进五轮模型研究,并将其发展成为某一生物质涉农企业乃至某一区域农业的绿色化分析框架。与钻石模型比较以及生物质涉农企业的案例分析,对于农业绿色化分析乃至其指标体系的探讨与构建,具有实证价值和理论性借鉴意义。

2 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的比较

2.1 两种理论的来源及其内外因素
        钻石模型,又称钻石理论或钻石体系,由迈克尔·波特(Michael E. Porter)1990年在《国家竞争优势》中提出,认为一个完整的钻石体系由4项相互关联的要素和2个外部关键因素组成[5]。4项要素包括:生产要素,需求条件,相关产业与支持性产业,企业战略、结构和同业竞争;2个外部因素是:机会(随机事件),政府。这6项因素相互关联,构成了一个互动的体系,模型的形状宛若一颗钻石(图1左示,内、外因素的关系分别用实、虚线表示)。钻石模型揭示出在某一区域的特定领域影响生产率和生产率增长的各因素。集群是其核心概念,指在某一特定区域下的一个特别领域存在着一群相互关联的公司、供应商、关联产业和专门化的制度和协会。
 
图1  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对比
资料来源:迈克尔·波特. 国家竞争优势. 中信出版社,2012;邓心安,曾海燕. 农业易相发展理论的“五轮模型”及其功能. 农业经济与管理, 2017(4):29-35。
 
        五轮模型是农业拓展与形态演变的系统概括和抽象,是指未来农业由传统的常规农业系统拓展到包括常规农业系统和基于生物经济的五个新领域的系统框架——新型农业体系(图1右示)[4]。五轮模型是农业易相发展理论的核心,而农业易相发展理论是基于生物经济与农业变化(拓展)的理论,是指将传统的农业范畴拓展到“非农”范畴,通过“非农”来促进农业的发展,以致达到农与“非农”共生共荣、整体和谐发展状态的系统知识[4]。易相是指根据事物对立统一相互依存不断发展的规律而改变状态,也就是利用事物或问题的对立面,促其转化、循环转换或终结。新型农业体系的六大子系统相关产业,是一种以生物质产业链为纽带的产业集群。正如“集群”概念之于钻石模型,“易相”是五轮模型以及农业易相发展理论中的重要概念,同样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一种发展理念,并且是农业绿色化发展的新视角。
        类似于“钻石模型”中的6项因素,影响某一生物质涉农企业或某一区域农业的变化及未来走向的因素[4]包括:①创新技术与人力资本;②资源,特别是可再生生物资源;③需求市场,特别是绿色化产品市场;④企业战略,包括绿色使命与社会责任;⑤政府,特别是其绿色产品的税收政策、认证制度与采购政策;⑥生物相关产业与支持性产业。其中前4项为重要的内部因素,后2项为关键的外部因素,各因素之间具有双向的互动的作用与影响;它们共同构成涉农生物质企业或区域农业的绿色化、多元化水平,进而形成该企业或区域农业的绿色比较优势与多元竞争优势。

2.2 两种理论的异同点
        首先,两种理论在研究方法上极为相似,均是通过产业个案观察–案例研究,由实证归纳出理论形态(图1)。因研究对象属于复杂体系,且受变量、统计资料之限,这两种理论都主要用模型图来高度概括。相对而言,五轮模型涉及少量数学公式,钻石模型未用到数学化模型。其次,两者研究的对象同属于产业范畴,且都具有集群特征,钻石模型以工业产业为主,农业易相发展理论以生物质产业特别是农业产业为主。第三,两者都具备作为一种分析工具的潜质,钻石模型的分析工具功能被产业界和学术界用得相当成熟,而五轮模型的分析功能尚在开拓完善之中。
        两者的主要区别:一是应用领域不同,钻石模型针对几乎所有的工业产业,强调集群发展;五轮模型针对生物基产业,特别是其中的基础产业——新型农业,注重绿色化发展。二是所处的时代背景不同:钻石模型诞生并发展于工业经济时代;五轮模型诞生于生物经济的成长阶段,有待于进一步发展(表1)。

表1  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比较
理论特征 钻石模型 五轮模型
时代背景 处于工业经济时代,即工业经济发展成熟之后 处于生物经济时代来临前,即生物经济的成长阶段
研究方法 案例研究–产业个案研究,跨国研究;由实证归纳出理论 观察法–实地考察法,实证归纳法;由实证归纳出理论
表现形式 模型图,比较表;无数学化模型 以模型图为主;少量公式
核心概念 集群(产业集群)、竞争力、国家竞争优势、钻石体系(模型) 易相、农业第三次拓展、新型农业体系(模型)
创新特性 系统性强,应用范围广泛;分析功能强–操作工具性强 前瞻性、思想性强;操作工具性尚待提升
功能价值 用理论与模型去分析、解释产业发展,预测未来产业发展 用理论与模型去解释、分析、预测农业绿色化发展
 
资料来源:根据以下文献归纳:①迈克尔·波特. 国家竞争优势.中信出版社,2012;②邓心安,曾海燕. 农业易相发展理论的“五轮模型”及其功能. 农业经济与管理,2017(4):29-35.
 
        由此可见,五轮模型和钻石模型具有相当程度的可比性:第一,五轮模型和钻石模型分别针对生物质产业链与产业集群,两者之间存在产业循环与关联以及集群方面的相通之处;第二,两者都具有影响产业发展的内外部因素,具备作为分析工具来分析产业竞争力并改进政策的潜在功能;第三,在研究方法及表现形式上,两者之间存在相似性。因此,通过将新兴的五轮模型和成熟的钻石模型进行比较,有助于增进对五轮模型的认识和理解,并将其尝试运用到农业及其他生物质产业链的分析之中。

3 基于五轮模型的农业绿色化分析框架——以UPM为例

3.1 UPM森林生物质产业链
        UPM是以森林为基础的全球性企业(forest-based bioindustry),总部位于芬兰赫尔辛基,生产厂分布于六大洲的12个国家,2018年销售额达105亿欧元。其产品涉及的领域可归纳为五个门类[7]
        (1)以森林种植业为核心,并包括农业前、后部门及相应服务在内的常规农业系统。农业前部门的产品包括:树木种子;再生营养素,即将纸浆和纸张生产过程中产生的污泥烘干后,补以矿物质营养素,而产出的有机矿物质肥料;用生物质燃烧后的灰烬加工制作的土壤稳定剂、碱的替代品和森林肥料。
        (2)木基生物医药产品。包括基于纤维素的GrowDex水凝胶——从桦树中提取的生物友好型水凝胶,既可作为培养基,用于培养医用器官,也可用于药物测试、理想的药物输送载体以及细胞疗法;利用纳米纤维开发出的伤口护理产品。
        (3)由生物柴油、低排放电力组成的生物能源。其中可再生BioVerno木基柴油和石脑油,由纸浆生产过程中的残留物粗制妥尔油制成。作为一种可再生原料,石脑油既可用作汽油的生物组分,也可用于替代化石原材料生产生物塑料。
        (4)生物材料及其纸品系列。包括特种纸及包装材料,传媒用纸,胶合板——高质量的WISA胶合板及单板产品,芬欧蓝泰标签——干胶标签材料,木基生物化学材料,生物复合材料料——集纤维素纤维与高性能高分子聚合物特性于一体。例如UPM Formi 3D材料,是一种专门为3D打印而开发的新型生物复合材料,集天然纤维的优势和先进生物高分子技术于一身的创新材料。
        (5)通过种植树木与木栖真菌以及综合利用有机废弃物而产出的有利于环境的生态产品及服务。包括将珍稀的木栖真菌移植到森林中而增加的森林物种多样性,森林休闲服务,森林固碳释氧,碳储存。
        UPM产品领域相互之间及其与外部相关企业的上下游产业(如以食用菌、浆果为代表的食品、营养系统)关联,共同构成众多生物质循环产业链。其中的“生物基资源系统”包括生物能源、生物材料及其纸品系列两个分系统。由此可见,如果计入涉及但主要属于外部相关企业的食品与营养系统,那么,这些领域及其相互关系与农业第三次拓展后形成的新型农业体系的六大子系统框架基本吻合(图2),由此进一步验证五轮模型的生物质通用性及其循环利用的可持续性,具有生物质产业链的普遍性意义。
 
 
图2  UPM生物质产业链与五轮模型对比
资料来源:UPM.芬欧汇川 森林未来.https://www.upmchina.com;邓心安,曾海燕.农业易相发展理论的“五轮模型”及其功能.农业经济与管理, 2017(4):29-35。

3.2 UPM新型农业绿色化因素分析
        由UPM森林生物质产业链可见,UPM产品领域本质上就是以生物质为基础的新型农业体系。影响UPM生物质产业链亦即新型农业体系的4项内部重要因素包括:
        (1)创新技术与人力资本。UPM具有国际一流创新的工业生物技术与人才,有利于研发及生态设计,从而促进生物质的创新开发与智慧、循环利用,提高生物基产品的品质。
        (2)资源,特别是可再生生物资源。芬兰森林面积约占国土75%,林业是芬兰传统的支柱产业和最重要的原材料资源。UPM以芬兰丰富的森林资源作为基础,同时向其他国家(如乌拉圭)拓建林业基地,每年在全球种植超过5000万株树苗,因而拥有丰富的可再生生物资源。与此同时,UPM致力于可持续森林管理,并监控木材来源,以确保木材采购的可持续性和合法性[7]
        (3)需求市场,特别是绿色化产品市场。欧盟对环保要求更高,绿色化产品倍受青睐,对生物基产品(亦称BIO产品)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在绿色发展与低碳生产消费理念的时代背景下,生物基产品因具有自然、绿色、健康、可持续的共性特质,而拥有日益扩大的国际市场。UPM所有产品都由可再生、可生物降解的原材料生产而成,并且这些产品非常适合回收与再利用。
        (4)企业战略,包括绿色使命与社会责任。UPM确立了“绿尽其能 森领未来”战略(Biofore strategy),并于2018年9月发布新的品牌承诺,将“创想无限(Beyond Fossils)”加入该战略中,以提供应对人口增长、城市化、气候变化及化石资源濒临枯竭等挑战的可持续解决方案,实现企业超越化石能源的可持续社会使命与社会责任。例如:通过充分利用残留物和侧流物,创造能替代化石基材料的可再生和负责任的解决方案;列出UPM禁用化学品清单(UPM RSL)以确保和证明其产品绝对不含有害化学品和不利于健康的重金属[7]
        此外,为新型农业体系的绿色化发展创造良好外部环境的2项关键因素包括:
        (5)政府及其绿色发展政策。芬兰政府积极支持倡导生物经济发展,不仅制定了生物经济战略与行动计划,还制定了一系列配套优惠政策,包括绿色产品的税收政策、认证制度与采购政策。
        (6)生物相关产业与支持性产业。芬兰拥有利于创新和投资并具竞争力的商业环境与高度发达的服务业;UPM拥有完备的可持续森林管理体系,保障从林地到产品的全流程绿色管理,并建立了系列认证体系。除获得ISO9001、ISO14001等质量、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外,UPM产品还获得多项生态标签,包括欧盟生态标签和德国蓝天使;所有利用木材原料的工厂都经PEFCTM(森林认证认可计划)和FSC®(森林管理委员会)的产销监管链认证。
        与钻石模型分析一样,五轮模型分析的目的是找出竞争优势、比较优势,并检视问题,从而提出适应生物经济时代的绿色发展需求的竞争战略与对策,为决策服务。上述基于五轮模型的新型农业绿色化分析表明:UPM生物质产业链具有显著的绿色竞争优势和比较优势。

4 结论与讨论

4.1模型比较为五轮模型的推广应用提供了借鉴与启发
        五轮模型与钻石模型在研究方法及表现形式、产业对象及集群、影响因素、功能价值等方面具有可比性,这些可比性为五轮模型的应用推广特别是其分析功能的开发提供了借鉴与启发。两个模型在时代背景与产业对象上的不同,直接导致两者在创新特性、核心概念等方面的不同。相对于钻石模型针对几乎所有产业的集群,五轮模型针对的是生物质产业的关联。从创新特性上讲,相对而言,五轮模型的前瞻性、思想性较强,但操作工具性有待提升。
        如同钻石模型分析证明“集群”是一个特别有用的概念一样,五轮模型分析可以证明“易相”也是一个“特别有用”的概念;不同之处主要在于所针对的对象有所不同:集群主要针对的是工业企业;易相主要针对的是生物质涉农产业。UPM森林生物质产业链案例分析表明:用易相可以解释森林生物质各产品领域之间的关系,由此证明生物质产业链与农业拓展之间存在本质上的一致性,这便为新型农业体系的构建提供了新的实证依据。从模型的表现形式及其内涵来看,五轮模型与新型农业体系对应相当于钻石模型与钻石体系,属于事物的两个侧面,本质上并无二致;新型农业体系由六大子系统(领域)构成,钻石体系由六项因素构成。

4.2 五轮模型的绿色化分析功能具有普适价值
        UPM新型农业绿色化因素分析,进一步验证了五轮模型的分析功能,表明用五轮模型去分析生物质涉农企业或某地区农业的生物质产业链,不仅能够揭示了生物质的通用性及其循环利用的可持续性,而且具有普适价值。也就是说,其他生物质涉农企业同样适合于用五轮模型去分析其绿色竞争优势与比较优势及绿色化水平。
        五轮模型由对生物质涉农企业(如DSM、山东龙力)经营领域的观察、考察并运用实证与归纳法综合得出[4],又能够推广应用到如UPM等其他生物质涉农企业的绿色化因素分析之中,从而完成认识过程的“第二次飞跃”,其可持续发展意义在于:①农业与其他生物质产业的边界正在淡化,并呈融合发展趋势;②改变以往农业作为工业基础这一传统观念,而将农业升华为生物经济的“双基础”——农业是可再生生物质的基础,生物质是可持续生物经济的基础。
        针对某生物质涉农业企业或某一区域,如果能够对五轮模型的以上六项因素加以量化,并赋以科学合理的权重,可望构建农业企业或区域的“农业绿色化指数”——与现有的地区“绿色发展指数”相配套或互补,借此可以定量分析该企业或区域农业的绿色比较优势与多元竞争优势程度以及绿色化水平,并从时间和空间上进行纵横比较。

4.3 生物经济是农业经济更高层次上的回归
        伴随着生物基绿色产品需求与供给的同步增长,农业向全生物质的创新开发与智慧、循环利用方向拓展,进而导致常规农业系统向新型农业体系的拓展,生物经济对农业经济正在产生革命性影响,并促使传统的农业经济学转型。西方主流农业经济学科将研究拓展到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整个食物供应链系统,把农业经济学演化为“食物经济与管理”;部分农业经济学院(系)则把研究拓展到所有与农业资源相关的整个生产、消费以及供应链系统,演化为“生物经济学”[8]
        相对于信息经济、工业经济等,生物经济与农业经济有着更多的生物质关联和共同的生物学基础。生物经济和农业经济具有利用生物的生活机能、实现生物的物质与能量转化、原料与初级产品相似等共性特征,但农业经济针对的对象主要是生物各自的外在形态,而生物经济已深入到生物内部的分子机理以及跨物种改造生物的层次。生物经济颠覆了“使用化石资源生产产品”观念,正在开启新的“生物范式”——强调认同和顺应世界的自然秩序,认为理想的状态不仅是机械完美,更是和谐[9]。预计在生物经济时代,生物基产品的“三可”(可再生、可回收-可循环、可生物降解)特性将促进“三生”(生产、生活、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以生物质为核心的新型农业体系可望成为“三生”的中心。也就是说,衣、食、住——生物材料与绿色建筑、行——生物燃料、环境、营养、健康医疗、休闲观光等,与生物质以及作为其基础的新型农业体系具有越来越密切的关系;新型农业通过提高单位面积产出效率,可以间接保护珍贵的自然资源和生物多样性。因此,从生物基产品供求、科技手段、共性特征、农业领域与功能的拓展以及绿色环保等方面综合考量,生物经济是农业经济在更高层次上的回归。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EB]. [2015-05-05/2019-06-06]. http://www.gov.cn/xinwen/2015-05/05/content_2857363.htm.
[2]黎祖交.准确把握“绿色化”的科学涵义[J].绿色中国,2015(7):40-43.
[3]邓心安.生物经济:挑战与对策[J].科技中国,2018(10):48-51.
[4]邓心安,曾海燕.农业易相发展理论的“五轮模型”及其功能.农业经济与管理,2017(4):29-35.
[5]迈克尔·波特.国家竞争优势[M].李明轩,邱如美译.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65-115.
[6]邓心安.生物经济与农业绿色转型[M].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2018.170-171.
[7]UPM.芬欧汇川 森林未来[EB]. [-/2019-5-25].https://www.upmchina.com.
[8]于晓华,郭沛. 农业经济学科危机及未来发展之路[J].中国农村经济,2015(8):89-96.
[9]Arnold Brown. The New Biology Paradigm: in the Future, the Best Will Be Better Than Perfect[J]. Futurist, 2008,42(5):25-28.

 
摘自:曾海燕,燕楠,邓心安.基于五轮模型的农业绿色化分析初探.未来与发展,2019(11):70-75. 特此致谢!